电脑票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脑票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需高度重视我国火电建设投资放缓的问题-【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6:33:47 阅读: 来源:电脑票据厂家

需高度重视我国火电建设投资放缓的问题

【电线电缆产业网】多方预警火电投资下滑

下半年来,有关火电投资下滑的预警逐渐增多。从印度在7月底发生大停电事件,至10月以来,火电建设不足导致供应短缺,并诱发更大电网安全问题的讨论达到高潮,多方不断发出火电投资减缓预警。

早在6月13日,国家能源局在2012年全国电力迎峰度夏新闻发布会上首次表示,需高度重视我国火电建设投资放缓问题。并指出“这样的趋势会影响到电力工业的健康发展,不能等到电力供应紧张的时候再去搞建设,一定要保持比较稳定的电力建设规模。 ”6月27日,国家电监会公布《电力监管年度报告(2011)》显示,2011年全国火电投资跌幅高达26%。随后,媒体关于“火电投资六年连跌传递危险信号”的报道被广泛转载。

从数据上看,火电投资下滑的确值得警惕。中电联、电监会数据显示,2005年我国火电项目完成投资为2271亿元,2008年为1737亿元,2009年为1544亿元,2010年为1426亿元,2011年为1054亿元,而记者从国家能源局获悉,今年1-4月,火电项目完成投资仅208亿元,同比大幅下降29.3%。已核准项目有三分之一建设进度滞后,新投产容量大幅下滑;目前已同意开展前期工作的火电项目规模达到1.2亿千瓦,为历年同期最高水平,但其中55%的项目前期工作时间已超过20个月,迟迟不能具备核准条件。

对该现象的成因,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副司长郝卫平用地方和企业“争路条积极,推进前期工作放缓;争核准积极,开工建设放缓”来总结。记者了解到,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已经召集五大发电集团等开会研究加强火电建设投资,并请环保、国土等部门给予支持。

专家:火电投资未“过冷”?

然而,尽管火电投资出现明显下降,但对于这种下降是不是合理,有没有必要立即加强火电投资,专家给出了不同说法。

“今年迎峰度夏对电力缺口的预计是1800万千瓦。但受经济增速放缓影响,实际缺口应该远小于这个数。即使缺口达到1800万千瓦,也是非常小的,甚至不能称为‘缺口’。我们有10亿装机,缺口不到1/50,这1/50,无论是通过错峰用电,还是通过需求侧管理,应该说都是很容易弥补的。”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周大地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再者,从发电小时数仍没有到达较高位置看,我国目前的火电装机已经体现‘适度超前’。从目前的供求形势来看,强调加强火电投资可能为时过早。”

本报记者从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获悉,2010年、2011年我国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分别为5031小时和5294小时,远低于2006年和2007年的5612小时和5344小时。

而随着迎峰度夏工作的推进和上半年供/用电数据的到位,多位专家表示,加强火电建设投资的迫切性已经削弱。7月31日,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发布《2012年上半年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及全年分析预测报告》,指出全社会用电量同比仅增长5.5%,增速回落幅度较大,同时,受工业用电量增速回落影响,电力消费弹性系数(电能消费增长速度与国民经济增长速度的比值)再次低于1,长达十二年、全社会用电量年均增长12%的高增长周期结束。

一位来自中电联资深电力专家对本报记者表示,此前,去年底今年初,中电联、国家电网等单位曾依据8.6%的电力消费复合增速预计,到2015年,全社会用电量将达到6.3万亿千瓦时,国家能源局的预计则在6.4万亿千瓦时,但是,如果根据今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公布的“十二五”期间GDP增速7.5%的预期,以及2012年上半年实际全社会用电量增速5.5%测算,“十二五”期间全社会用电量复合增速将不超过7.5%,这也将把“十二五”末的全社会用电量拉低到6万亿千瓦时。“不要小看这0.4万亿千瓦时,这等于少了8000万千瓦的火电需求,意味着“十二五”期间,平均到每年至少可以少建1500万千瓦火电装机。从2012年上半年的情况看,用电量增速持续走低的可能性的确较大。因此我也认为,火电投资下降,的确需要引起重视,但是是不是需要马上增加投资,可以再观察一段时间。”

“企业观望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对未来的需求不很看好。”中电联政策研究室原主任沙亦强如是对本报记者表示。

同时,有专家提醒,“十二五”期间,我国也将集中投产一批水电、核电项目,对火电项目将起到一定替代作用。

体制改革或为关键

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与电力经济研究咨询中心主任曾鸣对本报记者表示,电力企业活跃在电力企业生产第一线,从微观的角度体察经济的寒暖,做出缩减投资的决定,一定有其道理;而国家能源局对能源供应形势掌握着详实资料,从宏观的角度对投资形势做出分析,一定有其依据。但是目前双方的思路出现悖离,体现我国电力价格的形成机制以及市场的运行机制存在内在缺陷。

国务院研究室综合经济司副司长范必在近日发表的文章中指出的,火电机组一年可以发电6000多小时,往往只给4000~5000小时。对这部分计划内电量,电网企业按国家规定的上网电价进行收购,计划外电量则降价收购。当电煤价格大幅上涨时,火电厂超计划发电甚至造成亏损。越是煤电矛盾突出的时候,企业的发电积极性越低。在全国发电能力充裕的情况下,不合理的制度安排造成了煤电矛盾周期性发作,从而导致“电荒”。范必建议,应尽快启动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预计改革后,发电企业的售电价格会有所上升,工商企业的用电价格会有所下降,煤电矛盾逐步得到化解,多种所有制企业将扩大对电力的投资。在目前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有利于提高企业竞争力,发挥稳增长的作用,从而起到一举多赢的效果。

而周大地则认为,目前要解决的主要矛盾是如何搞好规划,提高投资效益,防止盲目竞争,防止产能过大过快地扩张。要形成全局的优化方案、行业性的规划,以及对经济效益的有效考核。

“应该看到火电投资下降背后的东西,而不是仅停留在表面。我们需要的是釜底抽薪,而不是扬汤止沸。”一位专家这样告诉记者。

张家界工服订制

宜春西服定制

长沙工作服设计

雷州西装订做